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服装设计 >> 内容

报复

时间:2015-7-20 6:58:0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男子蹲坐在地上,双手沾满了鲜血,一把短刀有刺目的亮光反射出来。 男子看到我和马乔从巡逻警车里下来,“嘿嘿”地冲我们笑起来。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印象就是,一个疯狂的男人,只有脑子受到巨大刺激,才会在这个时候笑出声来。 躺倒在男人身边的一名女子几乎是被浸泡在血里,血分不清到底是哪里喷涌出来的,马乔急促地用对...
   男子蹲坐在地上,双手沾满了鲜血,一把短刀有刺目的亮光反射出来。 
   男子看到我和马乔从巡逻警车里下来,“嘿嘿”地冲我们笑起来。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印象就是,一个疯狂的男人,只有脑子受到巨大刺激,才会在这个时候笑出声来。 
   躺倒在男人身边的一名女子几乎是被浸泡在血里,血分不清到底是哪里喷涌出来的,马乔急促地用对讲机呼叫其他巡逻车过来增援。男子突然从地上准备挪动起身,伸手去抓扔在一边的短刀,我见状抢步上前,一脚踏在男子的胳膊上,让他的脸贴着地面,从背后把他的双手反剪,用手铐铐住。 
   增援的人陆陆续续地赶到,急救中心的救护车也响着刺耳的警报停在现场,两个小护士把担架放在地上,费劲地把受伤的女子往担架上抬,我从地上把男子拎起来,反剪着他的双手走向警车,男子反抗着,嘶哑着声音叫喊:“我今天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!” 
   走到警车门口,男子用肩膀撑住车门不肯钻进去,我有些气急了,松开手在他身后一脚把他蹬了进去。 
   救护车向着医院的方向疾驶,我坐在车上,担心女子会有生命危险,我们希望能得到女子的只言片语。 
   “总算解脱了,我知道自己早晚会死在他手里。”女子看到我俯在她脸前,气息微弱地说着,“他要是不杀了我,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他,我是离开他了,可是我却还在想着他。知道自己还想着他,是在他用刀捅向我身体的时候。” 
   女子突然咳起来,血沫从她的嘴巴里喷出,医生制止我:“不要让她说话了。” 
   “我想说,我想告诉警察,让警察告诉他,他真是个傻瓜,以为只有杀了我才能得到我,不过,这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。” 
   女子闭上了眼睛,然后又张开,眼睛里突然流出泪水来:“警官,你一定要告诉他,我还爱着他,他把一个爱着他的人杀掉了。” 
   我一时有些惶惑不解了,不知道女子为何要说这些,这些话听起来,让我难以理解。 
   女子死于送到医院的半小时后。 
   我从医院里走出来,天色已经全黑下来,一如我晦暗的心情。 
   马乔那边给我发来信息,男子已被刑警队控制正在讯问。这对男女曾是夫妻,已经离异半年有余,原因是男子有暴力倾向,在半年的时间里,男未再娶女未再嫁,男子还是对前妻纠缠不清,终于事发这一天,女子说,你不要再纠缠了,下周我就要结婚了。 
   押男子去刑警队的路上,男子还是不停地傻笑,说自己终于解脱了,不再为那个女人牵肠挂肚了。这真是一个可恨的男人。我合上手机,眼睛望着车窗外暗夜里的霓虹,变幻的色彩搅乱了心绪。 
   爱成了嫉恨和痛苦,捅死她男子才可能解脱?这似乎又是一个爱与所谓背叛的故事,想起女子死前对我说过的话,此时我心里变成一团乱麻,我拿不准女子是不是以爱的名义去报复残喘在世上的前夫,但我可以肯定,把女子要我转告的话说出口时,他一定会有怪异的表情出现。 

作者:山东玩具批发 录入:山东玩具批发 来源:原创
  • 上一篇:爱之虫
  • 下一篇:梦幻之美
  •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服装批发(fangzhifuzhuang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c618125@163.com 站长QQ:1121373762 移ICP备100868号
  • Powered by 纺织服装